宋朝的另类“发明创造”

赵匡胤:首设琼林宴

宋太祖赵匡胤通过黄袍加身做上了北宋开国皇帝,他当皇帝后,为了防止“陈桥兵变”事件重演,除杯酒释兵权外,采取抑武重文的策略,提倡兴办学堂,完善科举考试。宋太祖认为读书要学以致用,他曾对皇子的老师说:“帝王之子读书,只要懂得治国平乱的大道理就行,没必要吟诗作文,这些都没有用。”所以宋朝的科举考试和注重吟诗作赋的唐朝不同,而注重策论。宋太祖正式建立了殿试制度,即在吏部考试后,宋太祖在殿廷之上主持最高一级的考试,决定录取的名单和名次,所有及第的人于是都成了“天子门生”。那时,每科进士不过10人左右,宋太祖规定按照交卷先后定名次,并在汴京皇家花园琼林苑赐宴庆贺,史称“琼林宴”。《宋史·乐志四》载:“政和二年,赐贡士闻喜于辟雍,仍用雅乐,罢琼林苑宴。”宋代诗人辛弃疾《婆罗门引·用韵别郭逢道》:“见君何日?琼林宴罢醉归时。”宋朝状元文天祥曾有一首《御赐琼林宴恭和诗》描写琼林宴盛况:“奉诏新弹入仕冠,重来轩陛望天颜。云呈五色符旗盖,露立千官杂佩环。燕席巧临牛女节,鸾章光映壁奎间。献诗陈雅愚臣事,况见赓歌气象还。”元本高明的《琵琶记·新进士宴杏园》:“每年状元及第,赴琼林宴,游街三日。”黄梅戏《女驸马》中的主人公冯素珍,女扮男装得中头名状元之后,有一段脍炙人口的唱段:“我也曾赴过琼林宴,我也曾打马御街前……”

开宝八年,宋太祖赵匡胤在讲武殿亲自主持殿试,经过层层选拔上来的举子们都在考场集中精力作策论,就在大家苦思幂想之际,王嗣宗和陈识完成了答卷,一同起身交卷,而且答卷都非常优异,但是状元只能有一个,一道难题摆在了宋太祖面前。如果要换成别的主考官可就束手无策了,可是却难不倒曾导演过“黄袍加身”和“杯酒释兵权”的宋太祖。宋太祖灵机一动,计上心来,高声说道:“你们两人打架,谁赢谁就是状元,我打架在行,就亲自当裁判。”于是王、陈二位儒生在大庭广众之下,赤膊上阵,就像蒙古族的摔跤一样,扭打在一起。二人你来我往,拳打脚踢,战了几个回合,不分胜负。可也巧,陈识由于平时用脑过度,未老先衰,败顶成了秃子,帽子在头上晃来晃去戴不稳。陈识爱面子,不想让自己的秃顶示于众人,便不时的用手去扶帽子,这样就分散了比武的精力。王嗣宗抓住机遇,趁陈用手正帽之际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飞起一脚,将陈识踢翻在地。宋太祖见状,连声叫好,宣布王嗣宗为新科状元,即史上着名的“手搏状元”。

殿试后,朝廷举行隆重的典礼仪式,宋太祖宣布登科进士名次。在琼林宴上,宋太祖和相关的朝中大臣与新科进士们觥筹交错,饮酒赏景,其乐融融。

曹彬:缓刑的发明者

据说,缓刑制度起源于英国,由英国法官希尔所创。又说起源于美国,1878年,美国的马萨诸塞州通过了第一部正式的缓刑法规。其实,早在我国的北宋时期,开国名将曹彬就发明过“缓刑”。

曹彬,字国华,真定灵寿人,在北宋统一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。《宋史》评价曹彬:“仁恕清慎,能保功名,守法度,唯彬为宋良将第一。”后周末期,赵匡胤管领禁兵,权势日盛,一些官员都巴结他,唯独曹彬没有公事从不登门。赵匡胤做皇帝后,曾问他:“往日我常想亲近你,你为什么总是疏远我呢?”曹彬叩头谢罪说:“我是周室的近亲,又身负重任,小心谨慎还害怕有过失,哪里敢妄自交结呢?”曹彬为人仁敬和厚,性格温和,在朝廷从未违旨,也从未谈别人的过失。他平定后蜀回朝后,宋太祖问及官吏的善恶,他回答说:“军政之外,不是我应该闻见的。”皇帝再三问他,只推荐随军转运使沈伦廉洁端谨可用。做了将相之后,也从不摆官架子,处处谦虚礼让。在路上遇到士大夫,一定引车回避,不称呼手下官吏的名字,每次手下官吏谈政事,一定先整冠才接见。

申博私网,曹彬任节度使知徐州时,他手下有一个年轻的官吏犯了法,案件都已经查实了,本应处罚20大板。可是曹彬就是对此事不闻不问,也不处罚,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的样。曹彬一向执法严明,对下属更是要求极严格,从来不纵容,所以大家都对此事感觉奇怪,百思不得其解:为什么在这件事上想当和事佬呢?一年之后,曹彬忽然下令将那个下属抓了起来,打了他20大板,说这是对他上年所犯罪行的惩罚。对他的这一做法,大家更是如坠云雾之中,问他:“既然此人是一年前犯的罪过,而且当时即已查实,为什么当时不处理,偏要等一年后才处罚呢?”曹彬解释道:“一年前,此人的罪刚查实的时候,我了解到他才娶了媳妇,如果那时处罚他,打他板子,他的父母一定会认为是新媳妇给他带来的厄运,那就会对新媳妇早骂晚打,新媳妇也会觉得自己命不好,无脸见人,也许会发生什么意外之事,他的婚姻也就完了。但是国发军纪又不能废,所以我对他的处罚缓一年执行。”众人一听,都对曹彬表示佩服,称赞他的“缓刑”良苦用心。被处罚的年轻人不仅没有对他怀恨在心,而且还感恩戴德地感谢他。

他的忠厚仁慈在战场上也表现的淋漓尽致,往往因为他的仁爱之心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开宝七年,他率部攻打南唐。金陵城坚守固,为了减少伤亡,他命令采取长期围城的战术,多次放缓攻城,希望南唐后主李煜能归降。曹彬派人晓谕他:“事势已经如此,只可惜一城的百姓,如果你能归降,真是上策啊。”城即将攻克时,曹彬忽然称疾不处理事务,诸将都来探病。曹彬说:“我的病不是靠吃药针灸能治好的,只要诸公诚心立誓,克城之日,不妄杀一人,就会自动痊愈。”诸将答应下来,一起焚香立誓。第二天,病情稍微好转。再过一天,金陵城被攻陷。李煜与他的大臣们一百多人到军营请罪,曹彬安慰他,用贵宾礼接待他。宋军入城后,军纪严明,百姓仍安居乐业,宋朝顺利地统一了江南,宋太祖自然非常高兴,准备好好奖赏他。可是曹彬入宫朝见时,名帖上自称“奉令到江南办事回来”,居功不傲,谦虚谨慎可见一斑。

文天祥:下盲棋的开山鼻祖

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是象棋高手,据《宋史》记载,“天祥好弈”,朝中大臣无人能敌,就连民间的对弈高手也是望尘莫及,可以说是纵横天下,无敌华夏,下盲棋就是从他开始。

文天祥相貌堂堂,身材魁伟,皮肤白美如玉,眉清目秀,观物炯炯有神。他好文善诗,文采斐然,二十岁考取进士,在集英殿答对论策,文天祥以法天不息为题议论策对,洋洋洒洒一万余言,不打草稿,一气呵成。理宗皇帝亲自选拔他为第一名。考官王应麟上奏说:“这个试卷以古代的事情作为借鉴,忠心肝胆好似铁石,我以为能得到这样的人才可喜可贺。”文天祥出身于象棋世家,祖父、父亲都是象棋高手,生性聪颖的他从小就耳濡目染,对象棋有着特别的嗜好,有空就与人对弈。四岁时就能与成人对弈而不落下风,八岁时就名声在外,一条街都没有对手了。据邓光荐所撰文丞相传介绍,他不仅棋艺极高,而且还精心研究,撰写一本棋谱,以出奇制胜的着法创作了四十局棋图,堪称为排局专家。笔者曾在江西省吉安市文天祥纪念馆看到一副残局,至今无人破解。

在文天祥罢职家居期间,与当地象棋名手对局极为频繁,常常和棋友周子善、萧耕山、刘洙及刘澄枰上过招。几个棋友经常举办象棋大赛,有时南征北战、东征西讨,出访外地比赛,往往夺冠而归。有一次,文天祥生日的时候,还特地写了一首有关象棋的诗:“山深不用结凉棚,风起江苹暑气轻。处士林泉自今古,男儿弧矢付豪英。客来不必笼中羽,我爱无如橘里枰。一任苍松栽十里,他年犹见茯苓生。”朱国桢的《涌幢小品》里记载:“文丞相嗜象弈,暑日喜溪浴,与周子善于以意为枰,行弈决胜负,愈久愈乐,忘日早暮。”文天祥的高妙之处,是在江河之上谈笑风生,对弈夺将。每到暑天,他都约上“象棋九段高手”周子善,来到溪水游泳,在清流之中,沉浮出没,翻转回旋,用水面作棋盘,全凭意象,下起了盲棋。楚河汉界,跳马走车,架炮拱卒,厮杀起来。两人在水中越战越勇,不分胜负,竟然到了忘我的境地。一边游泳,一边对弈,真是令人叹为观止。